链家“闹人荒” 年末疯狂回聘离职人员什么学历都可以

人民网-国际金融报 2018-01-14 06:05:02

 链家“闹人荒” 年末疯狂回聘离职人员什么学历都可以

 柏可林摄

链家“闹人荒” 年末疯狂回聘离职人员什么学历都可以

  图为链家在职员工在微信朋友圈所发的邀请离职员工“回家”的内容。

  资料图片

  编者按:

  作为中国最大的房产中介公司,链家这几年在市场上掀起了一波波的浪潮,如并购德佑地产,在上海刮起了房产中介的扩张大风。然而,高潮来得快,去得也迅速。由于政策变化等各种因素,那些受高薪吸引而兴冲冲加入链家这个大家庭的员工,很快被现实的残酷粉碎了梦想,许多员工抱着受伤的心,带血的泪,离开了。有些讽刺的是,前脚刚刚受伤离开的员工,回头又收到了“诚挚”而强烈的回家信号。这不禁令人疑惑,这回,链家玩得是什么戏?

  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……

  只是,一切都回不到从前了……

 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,还会像当初那样子对你吗?

  这段话,用在中国最大的房产中介公司链家身上,或许再合适不过了。

  用在链家曾经的员工何苗身上,似乎也很合适,虽然还爱着,但回去……还是算了吧。

  类似何苗与链家的故事还有很多,它们折射出梦想与现实的落差、企业制度与个人生存保障的冲突、选择背后的无奈以及承担……

  回聘也疯狂

  何苗发现了一件很惊讶的事:老东家链家竟然“闹人荒”了!

  当初它不是想尽办法让我们离开么?!

  何苗最早发现链家“闹人荒”是在12月初,“朋友圈里好多人都发了。”

  何苗口中的“发了”指的是朋友圈里的内容,这些内容虽然在表述上不尽相同,但传达的意图和情感却高度一致。

  这些以链家离职人员为目标受众的朋友圈,内容大体为:2018年起链家的招聘门槛将提高至本科以上学历,因此对于手持专科毕业证的人而言,2017年底是其回归链家的最后机会。此前链家规定,离职3个月内不可回来.但本次回聘不受时间影响,任何时间皆可回归,回聘后延用原岗级。

  随着2017年度日渐尾声,链家的回聘力度开始加强。

  12月中旬,何苗发现新一波的朋友圈内容里已经出现了“文凭没达大专不受限制,自主选择回聘区域”等字眼,不由感叹了一句:“我离职的那段时间,很多人都走了,没想到现在这么缺人。”

  何苗看到的这些朋友圈内容里便有吴涵发出的。即将而立之年的吴涵今年春天刚晋升为上海黄浦区一门店的经理,人员流失是他上任后颇为头痛的问题。吴涵接连几天在朋友圈发了这条回聘内容,末了总不忘加些握拳、奋斗的表情,偶尔有一两个咨询电话打来,他总是耐心交流,碰到感觉合适的,吴涵会焦急而诚恳地试图说服对方来面试。

  就在吴涵接电话的期间,虹口区凉城版块的链家员工杨欢也没歇着,杨欢在微信上试图劝说一名并不相识的前同事,即便她的学历没达到大专程度。

  杨欢将返聘条件以文档形式发予对方。文档显示没有大专文凭的,需要一份亮眼的业绩证明。经纪人需要此前月均业绩2万元以上,经理则提高至月均业绩15万元以上,且带组时间12个月以上。

  如果学历和业绩都不达标,依然有机会,因为每个区有5个大专以下破格录取的名额,且区域之间可以调剂,当一个区域名额满员时,回聘人员可以去其他区域。

  对方担心行情不好,业绩做不上来,杨欢急得发了语音:“你知道我们店一个季度开了几单吗?6单!”

  对于一个拥有13名员工的门店而言,这一业绩并不算上佳,行情好的年份一名金牌销售的个人业绩便可达到如此。

  “现在还是可以开单的,做销售心一定要定下来。”95后杨欢老成地劝说着。

  看似规范的制度条件,其实早已被“人荒”现实冲破了底线,一再模糊到看不出边界。一位着急抢人的门店经理在与其上级沟通后承诺即便学历、业绩条件都不达标,只要面试通过,依然可以“想办法招进来”。

  你会选择回去吗?

  听到这个问题时,何苗几乎不假思索给出了否定的答案:“回去有什么用,没有客户,还要天天被逼带看,天天要述职。”

  对于何苗而言,链家的岁月似乎不算太美好。除了每天工作12小时以上,每周休息一天的高强度外,链家规定每人每周至少要有三组(同一人次、同一天无论看房多少均为一组)带看,没达标的需要在每周例会上陈述“我是谁、我为什么没有带看”等问题。

  虽然门店经理强调这只是业务交流,便于找出问题解决问题,但在何苗看来,小学生般的“惩罚行为”有些“傻”。

  何苗就读于一所不知名的专科院校,链家是她步入职场的第一份工作,“因为门槛低,班里不少男生也来了。”除此之外,何苗的动心之处还在于,链家让她看到了希望。

  那时候“链家让您年薪实现30万”的广告正炒得火热,这些广告大肆铺满链家门店、宣传栏、公交站台等,绿色的宣传牌前曾吸引不少年轻的身影驻足停留,上面附加的“现实主义”色彩浓重的励志文字,给了很多起点不高、渴望通过自身努力在城市站稳脚跟的人们以希望。

  何苗没想到原本充满希望的新征程会如此草草了结。今年10月她离开链家,“我走的时候我们门店的新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。”何苗习惯把那些入职未满一年的同事叫做新人。“门店20多人走了一半,我们组还算好的,走了3个新人,有个7人的小组6个新人全走了”。

  虹口足球场附近门店的于毅也表示,原本十来人的门店,除了经理和两名老员工,其他都走了。

  “新政”出台失人心

  为何新人成了链家离职的重灾区?

  伴随着调控从短期政策演变为长效机制,地产下行成了不争的事实。

  根据新浪乐居和网易房产数据显示,2017年1-11月份,上海的二手房成交量同比去年下滑超过60%。不同于中原地产转型侧重于一手房代理业务,二手房交易依然是链家的重头业务。

  咨询少、带看少、成交少是何苗等中介对于今年市场最深切的感受。

  今年5月上海链家高管遭遇洗牌,北京空降的高管不仅重建了业务架构,更制定实行了颇为严苛的新政。

  5月初,链家常务副总裁、人称“王博士”的王拥群空降上海,担任上海链家总经理。

  王拥群2008年加入链家地产,负责北京链家所有门店的运营以及链家地产集团的业务战略。

  与此同时,上海链家原“掌门人”邵非的职务变为上海链家董事长。有链家内部人士坦言,上海链家的运营管理工作全由王拥群一手把控,邵非的董事长之位“更像一个虚职,基本被架空”。

  邵非此前是德佑地产的董事长。2015年3月,北京链家地产宣布与上海德佑以互相持股的方式合并。合并完成后,德佑地产原班管理团队及门店不作调整,而原上海链家团队集体并入德佑,并按德佑运营模式管理。邵非出任链家地产高级副总裁兼新链家上海公司总经理,统管上海地区工作。

  市场遇冷,业绩不佳,此前链家通过人海战术迅猛扩张,导致重资产模式对抗冲击能力偏弱。为了严控人力成本,上海链家在今年10月发起了改革,这些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