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厨大爱!济南爱心厨房求生记

舜网-济南日报 2018-01-02 07:39:40

 小厨大爱!济南爱心厨房求生记

 爱心人士和患儿家长一起在爱心厨房为患儿做免费午餐。

小厨大爱!济南爱心厨房求生记

一位患儿家长正在爱心厨房炒菜。

小厨大爱!济南爱心厨房求生记

爱心人士将免费午餐送到患儿病房。

小厨大爱!济南爱心厨房求生记

  除了做饭,爱心筹厨房还增设了“病友公寓”。

  2017年夏天,李朋和他的爱心厨房一夜间成了网红!

  碧绿的芹菜择洗干净,切成寸许的小段,每切一刀,都发出清脆的断裂声。红彤彤的胡萝卜块骨碌碌滚进锅里,加入鸡腿肉,火焰翻飞,诱人的香味飘散开来……半年来,每天上午9:00过后,这样的场景都会在爱心厨房上演。

  2017年12月30日,在一间40多平方米的小房子里,记者见到了正在爱心厨房忙碌的李朋——白血病患儿子轩的父亲。

  这间位于经五纬六路路口的房屋,是李朋在2017年6月27日租下的。他最初的想法很简单:给病友提供一个能做口热饭的地方。李朋没想到的是,这个小厨大爱的故事很快流传开来。与此同时,爱心人士捐赠的米面、蔬菜以及钱款汇聚而来。此后,李朋又多了一项任务,用善款每天为病友做10份免费午餐。

  作为一个公益厨房,爱心厨房没有任何收入,全凭大家的捐赠。随着善款渐渐减少,爱心厨房遇到了成立之后最大一个坎——资金越来越短缺。“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做下去。”李朋不愿放弃,却找不到好办法。

  曾经,一家众筹平台向李朋提出,可以提供房租,但是需要爱心厨房以该平台命名。李朋拒绝了,“担心有人会质疑爱心厨房的初衷。”不过,李朋知道,爱心厨房要生存,必须探索新的出路,所以他并没有拒绝为该平台提供帮助。2017年9月下旬,一家爱心筹厨房在齐鲁医院附近成立。到去年底,已有17家爱心筹厨房在国内各城市运转。

  这是爱心厨房2.0版的正确打开方势吗?爱心筹厨房该如何面对公益商业化质疑?无论对李朋还是爱心筹来说,未来充满着未知。

  爱心萌生

  “说是卖画,其实都是好心人帮咱。不是这些好心人多有钱,他们只是看咱可怜。”

  李朋是泰安东平人,多年来一直在河北廊坊一家钢铁企业打工。虽然收入不是特别高,但老婆孩子都在身边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特别是2016年,女儿子轩顺利通过考试入读当地小学,妻子又怀了二胎,接连的喜事让李朋充满干劲。

  然而,2017年2月底,不幸降临到32岁的李朋身上。一天早上,7岁的子轩起床时出现发烧症状,但一家人并没有在意,只是喂了点药。此后几天,子轩发烧不退,并且伴随着腿疼。在当地医院查血后,医生叮嘱“赶快去大医院”。在天津,子轩被医院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

  子轩确诊初期,李朋手里只有两万多元存款。好在几位朋友和表兄弟迅速凑了七八万元。但真正花起来,这些钱实在太少了,“5天花了4万,其中一天就花了2万多。”据医生初步估计,第一个阶段的治疗需要至少30万元。

  所有能借钱的办法都用过了,仍然无法维持治疗。不得已,李朋回到泰安,把子轩日常画的画摆到街头卖。“说是卖画,其实都是好心人帮咱。”当时,子轩卖画的事一度成了当地热点新闻,很多好心人纷纷解囊相助。“不是这些好心人多有钱,他们只是看咱可怜。”

  白血病与其他病不同,孩子身体难以承受长期连续用药,因此住院治疗一阵就要出院,而且每隔一天需要去门诊查一次血,一旦检查结果有问题,就需要再次住院。经过3个多月治疗,子轩的病情有所缓解,但恶性细胞还在。

  2017年6月,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,李朋带子轩来到济南治疗,住进山东省立医院。由于妻子要照看子轩仅仅几个月大的弟弟,所以李朋一个人照顾子轩非常吃力。无奈之下,李朋在省立医院附近租了一套小房子,每月房租1500元。

  小厨大爱

  “每天给孩子们送10份爱心午餐的习惯一直坚持至今。每逢周末还会包大包子或饺子。”

  白血病患儿的饮食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,但苦于无处落脚,不少患儿父母只能在街边给孩子凑合着买口吃的。一次,来自济宁的患儿父亲郑衍川给孩子买了份粥,“看着挺好的,但一喝发现都‘味儿’了。”

  李朋让病友去他租的房子里做饭。起初,几个病友陆续去了,但很快都不再登门。李朋一问,发现大家是看到他家里还有个几个月大的孩子,不好意思总去添麻烦。

  李朋明白,子轩得以维持治疗,都是因为好心人的帮助。现在,还有更多的患儿需要众人的帮助。

  2017年6月底,李朋以每月1450元的租金租下经五纬六路路口一间有独立厨房的房子,以便让病友们带着食材过来做饭。

  他把这事发到了微信朋友圈,很快引起爱心人士的关注。

  起初,厨房里几乎只有锅和灶。很快,好心人陆续送来冰箱、饮水机、空调等家电。山东航空公司鲁雁乘务组乘务长王玎等人,隔三差五就和同事们一起,带着米面蔬菜到爱心厨房帮忙做饭。

  好心人越来越多,李朋特意建立了爱心厨房大事件记录,按日期一笔一画地把这些记录下来。“好心大哥捐款1000元”、“泰安老乡马素清捐助2000元”……所有的收入和支出都详细记录,并在别人捐赠的物品上,一一贴上写有捐赠人名字的字条。

  2017年7月8日,一位自称是“济南金泽霖公司”的人通过微信向李朋转账3000元,并表示希望用这笔钱,为孩子们做300份免费午餐。从那天起,爱心厨房开始每天中午制作10份午餐,送给有需要的患儿。不少患儿家属稍有空闲也到爱心厨房帮忙做饭、送饭。“自此之后,每天给孩子们送10份爱心午餐的习惯一直坚持至今。每逢周末还会包大包子或饺子,给血液病房的孩子们每人一份。”

  精神支撑

  “很多朴实的愿望,对很多人来说都简单得不值一提,对白血病患儿来说却是那么重要和难以实现。”

  爱心厨房一角设置了一个简易书架,上面摆放着几十本儿童读物。有的书本扉页上,还留有捐赠人特意写下的鼓励孩子的话,“亲爱的孩子,我们爱你!愿你用微笑将心中的美好和勇敢告诉爸爸妈妈及身边的人,让他们知道,你爱着他们,爱着更多的人。”

  不断有孩子把看完的书送还,再登记借走新的。有爱心人士捐赠图书并设立这个图书角,与李朋的想法不谋而合。“很多朴实的愿望,对很多人来说都简单得不值一提,但对白血病患儿来说却是那么重要和难以实现。”

  子轩喜欢画画,偶尔在病房里画一画,但其他更多的孩子,整天面对四面白色的墙壁,除了玩玩家长的手机,百无聊赖,有的甚至有些自闭。这对他们病情的恢复很不利。

  出于这种考虑,在送来米、菜、面、油的同时,王玎和同事们多次组织孩子们去博物馆、科技馆参观,带孩子们去看话剧、儿童剧。“饮食上是一个方面,同时还要尽量给孩子们提供精神上的鼓励和安慰。”

  需要这种安慰的,还有患儿的家长们。

  “精神压力太大了,感觉天塌了,彻底蒙了。”一位身材魁梧的患儿父亲这样形容他得知孩子患病后的心态。

  在儿童血液科四楼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