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走1年间智障小伙成了卸煤工 煤场称是他自己愿意留下的

舜网-济南时报 2018-01-03 07:16:28

  出走1年间智障小伙成了卸煤工 煤场称是他自己愿意留下的

2日上午,王正盛看着躲在屋里有些害羞的儿子。 记者刘玉乐 摄

  2日上午,在齐河县祝阿镇西北街村,王正盛家里墙上挂着的日历还停留在2016年10月6日那一天,他将其摘下扔在了桌子上,患有轻微智力残疾的儿子虎子换上了2018年全新的日历。当年,时年21岁的儿子走失,王正盛便让时间定格在那一页。直至元旦前4天,他接到一位热心市民电话,才得知儿子在济南市东宇大街一煤场打工。2017年12月28日,王正盛结束了近15个月的寻子路,父子俩相拥而泣。

  陌生电话告知孩子下落,见面时爷俩相拥而泣

  “真的没想到还能再找到孩子,直到现在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”2日上午,年过6旬的王正盛给走失了整整15个月后被找回来的虎子擦了擦鼻涕。他说,现在还是好心人多,也正因为有济南热心市民提供线索才能找回孩子。

  2017年12月27日傍晚6点,天已经黑下来了,王正盛打零工回家,望着冷清清的四间露着红砖的房子,坐在床边琢磨明天再去哪里找虎子。

  突然,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平静。“一个陌生号码,对方问我是不是在找人,他说在济南东宇大街一个煤场见过虎子打工。根据身材体形描述,我断定那就是走失15个月的儿子。”王正盛想连夜就赶到济南,被好心市民以天黑路不熟为由劝下,称第二天可带他去找。

  王正盛兴奋得一夜未睡,“儿子走失的15个月里,我在外面天天找,发了很多寻人启事,就盼着有一天电话能响,可始终没有人打过电话。这个热心市民是第一个给我打电话联系的人。”第二天天还不亮王正盛就赶往东宇大街附近的煤场。“儿子是被工友叫出来的,浑身上下黑乎乎的,都是煤灰。他看见我后就哭了。”王正盛赶紧跑过去紧紧地抱住儿子,也不禁流下眼泪。

  15个月寻子路,晚上做梦喊儿名

  2016年10月6日下午,时年21岁的虎子突然离家出走。这让王正盛有些后悔莫及。

  “虎子13岁时母亲就不在了,有些轻微智力残疾,小学没上完就辍学在家了,我们爷俩相依为命。当天上午,他骑电动车去邻居家地里偷地瓜,让我狠狠教训了一顿,没想到孩子从家里拿了七八百块钱就离家出走了。”

  自当天,王正盛家里墙上挂的日历就再也没有翻过,即使到了2017年,他也没有再买新的,王正盛从此踏上了寻子道路。起初打听到孩子在吴家堡西张村打工,等去时儿子已经离开,再无音讯,“那时候都快到冬天了,担心孩子挨饿受冻,晚上做梦都会梦见虎子,转头喊他一声发现没人答应,这才意识到儿子还没找到。”

  接下来的时间,王正盛一边打工一边骑车去济南找孩子。“民警说孩子没有乘车记录,应该在济南。我拿着寻人启事找遍了各个车站还有景点,甚至还有二环北路的物流公司,最远的地方去过七里堡,始终没有找到孩子。”

  其间,因太晚了赶不回齐河,王正盛曾多次在济南街头露宿。15个月来,骑行了多少公里他已经记不清了。

  曾想联系父亲却忘了手机号,后被介绍到煤场干活

  “孩子脸都是黑黢黢的煤灰,比当初离家的时候瘦了一大圈,肯定吃了不少苦。”王正盛说,虎子身高有165厘米,走时体重220多斤,而此时仅有160斤左右。

  虎子说,当年离家后,他靠着身上的七八百元钱在济南流浪了两个月左右。“晚上有时住临时小旅馆,有时在车站过夜,白天就坐着公交车去景点玩。”一天晚上,突然下起大雨,他浑身上下被淋湿,又冷又饿,这时两个年轻人过来将其带到东宇大街附近一煤场。“后来就在那边住下了,有吃有喝,每天重复卸煤、装煤的工作。起初挺累的,干习惯就好了。”虎子说,最累的一次是他们三个连续十多天卸了170吨煤。

  “当时也想跟父亲联系,可手机坏了,也记不清父亲的手机号。煤场老板给我买了一部手机,我闲下来的时候就上网,也没觉得那么孤单无聊。”虎子说,几天前离开煤场的时候老板给了他1000多元钱。

  2日下午,记者联系到该煤场一相关工作人员,他称“没有扣押虎子在这打工,是他自己愿意留下的”。

作者:丁国彬 责任编辑:田艳敏

展开全文

为您推荐

新闻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