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约导游:旅游行业的“网约车”?

舜网-济南日报 2018-08-10 07:52:18

网约导游:旅游行业的“网约车”?

  8月8日,湖北姑娘王琰斓一踏上济南的土地,就迫不及待要开始一场泉水之旅。展开地图,繁琐的线路图和景点令她不禁皱起眉头,在朋友推荐下,她通过线上旅游网站联系到一位济南当地向导,开启了一场定制化旅行。

  如今,像王琰斓一样在线上旅游平台预订“网约导游”的游客越来越多。2016年8月24日,原国家旅游局召开全国导游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会议,开展导游自由执业试点后,各大在线旅游平台纷纷试水“网约导游”。近两年来,网约导游订单量显著增加,随着政策不断完善,在不少从业者眼中,网约导游有望成为旅游行业的“网约车”。

网约导游:旅游行业的“网约车”?

  网约导游订单量显著增加

  “这是一次令人愉快的私人定制旅行!”刚刚结束泉水之旅的王琰斓表示,旅行中,不得不提的是她选择了一位“网约导游”。初到济南,在朋友推荐下,她打开一款知名线上旅游APP,搜索“济南当地向导”。根据人气高、口碑好、服务佳等条件筛选后,导游况小川映入她的眼帘。“为了照顾老人,导游合理安排行程”“不仅熟悉路况,还给我们讲当地故事”……一条条接地气的评价让王琰斓最终选择了况小川。

  在况小川记忆中,这是他在这个平台上接到的第230位私人定制旅客。目前,不仅携程,他还在飞猪、途牛网、同程网等多个网站上注册了网约导游的信息。2016年5月,原国家旅游局在部分城市开展线上线下导游自由执业试点工作;当年8月,原国家旅游局召开全国导游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会议,全国导游公共服务监管平台同时启动。从那时起,多个在线旅游平台纷纷建立网约导游服务系统。导游填上身份证、导游证、收费标准等基础信息后,就成为一名网约导游了。

  目前,况小川就职的旅行社在青岛,但接入网约平台后,从业不再限于一个地方。他辗转于济南、青岛等多个省内景点带私人定制团。两年间,从一开始的无人问津,到订单和咨询量增加10倍,况小川的经历一定程度上代表着网约导游业的发展状态。

  游客追求深度游不再走马观花

  在导游行业工作近10年的白成于2016年注册成为一名网约导游。在他看来,网约导游主要走定制化旅游方案。这样的旅行方式,不再像以往大团队走马观花式的游览,更多是深度游、度假的结合。

  2016年8月,白成通过在线旅游平台接到来自中国台湾游客王先生的信息。次日,他从位于泉城路的一家酒店接上王先生,开始了泉城之旅。在趵突泉,白成带王先生一边欣赏喷涌而出的泉水,一边讲述它的历史。为让游客感受泉水的甘甜可口,他自掏腰包买了一碗泉水冲泡的大碗茶。之后,白成又带王先生游览了芙蓉街、曲水亭街,吃了烤地瓜和油旋。返程时,王先生对白成说,“我永远忘不了济南泉水和地瓜的香甜!”“网约导游走的定制式旅行,让游客从语言想象深入到感官体验,从单纯的走马观花转变为对风土人情的了解。”白成认为,这种体验是以往旅游团无法做到的。

  作为一名游客,刘蓓也亲身体验了网约导游定制化服务带来的便捷。2016年和2017年,她先后两次从济南报团前往日本旅游。值得注意的是,两次旅行团中都有东京皇宫和浅草寺两个景点。她提前询问旅行社VIP导游的价格,得知需要花费上万元后,只能望而却步。今年,在搜索某在线旅游平台时,她看到当地一位华人向导仅需要400元的导游费,顿时燃起旅行的欲望。

  行程灵活、有深度、定制化、性价比高,这些优势成为近年来网约导游认可度提升的主要原因。“之前,游客会咨询安全性、强制购物等问题,如今游客对于网约导游的观念转变很大。”前不久,况小川接待两位游客时,还没有仔细介绍旅游须知,两位游客就告诉他,他们已经自行购买了保险等服务。

  摆脱对购物提成模式的依赖

  作为旅游从业者中的一员,白成深知做导游的不易。旅行社订单考核、旅游业恶性竞争导致团费下降……这些因素让不少导游只能从购物消费等途径赚取收入,随时与游客“斗智斗勇”。随着导游自由执业试点启动,各大旅游电商平台纷纷试水网约导游,一定程度上为导游增加了收入渠道。尽管大多数在线平台都抽取佣金,但10%左右的比例仍比许多线下旅行社“低很多”,毕竟线上平台不需要门店租金、装修等方面投入。

  电商自带的信息化优势成为抢占市场的筹码。况小川介绍说,多数在线旅游平台都为消费者提供了便捷的联系方式。要么是游客填好信息,对方5分钟内回电话;要么就是点击“电话”按键,直接联系到导游。此外,电商平台依靠大数据支撑,根据游客预定的酒店和机票信息,也会自动推荐当地向导服务,从而增加了网约导游的订单量。

  导游违规将面临双重制裁

  如何对网约导游的不规范行为进行监管?在况小川看来,市场机制是第一道门槛。目前,许多电商平台都提供客户评价系统。“一个差评会让这位导游之前上百单的好评付之东流。”线上旅游平台大多会按照好评率、回复客户效率、回答问题水平等条件进行排序,差评多的会被逐渐淘汰,被投诉的会被直接下线或者除名。

  其实,除了依靠市场淘汰,还有法律层面监管。况小川告诉记者,不少网约导游同时就职于地方旅行社,旅行社在旅游局有保证金。如果游客遭遇问题,这部分保证金将首先用于赔偿。事实上,在网约导游实行之初,原国家旅游局就规定,如果网约导游有欺客、宰客,强迫游客购物的,经游客举报核实,将按照《导游人员管理条例》相关条款处罚,情节严重的会被吊销导游证。

  “市场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”

  除了规范市场,部分自由从业者期待拥有更多与旅行社旗下导游同等的权利。在况小川印象中,自由执业相关政策出台后,不少未从业的持证者回归旅游业。导游自由执业为这部分人群提供了就业机会,也增加了旅游业的市场活跃度。不过,部分从业者认为,“尽管大环境更宽松了,但小政策并没有跟上大政策的步伐。”

  比如,导游购买团队票时,景点往往要求出具旅行社证明,而自由执业的导游就购买不了团队票,享受不到同等优惠。随着市场机制逐渐完善,部分从业者希望国家能够给予自由执业的导游同等权利。“政策完善了,相信更多人会加入这个队伍,网约导游在旅游市场的影响力,也有望像网约车那样成为市场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。”况小川说。 (本报记者 张帅)

作者:张帅 责任编辑:颜甲

展开全文

为您推荐

新闻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