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余天400公里 云南直升机渣土车追踪堵截象群 象群为何突然迁徙?

上海热线 2021-05-31 11:30:34

  5月30日,云南15头亚洲野象仍在向北迁徙,40余天的路程已长达400公里。

  它们原生活在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。自4月16日起,17头野象从普洱市墨江县迁徙至玉溪市元江县,其中2头返回墨江,其余15头继续从元江行至红河州石屏县宝秀镇,并于24日抵达玉溪市峨山县。

  据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消息,30日上午,在峨山县逗留6日后,野象群已进入玉溪市红塔区境内。

  “北迁”的日子里,它们白天寻找一个无人打扰的林间、空地休息,夜晚开始穿越村庄、农田徒步,也曾闯入县城和当地居民的家中“肇事”,吃掉不少玉米和禾苗,还踩死了一村民家的两只鸡。

  数据显示,野象群在元江县、石屏县共“肇事”412起,直接破坏农作物达842亩,初步估计直接经济损失近680万元,这些数字还在动态增长中。

  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2个无人机监测小组,利用无人机红外功能不间断地对野象群实施勘察、跟踪,由联合指挥部通知沿边群众及早做好撤离和防范准备,确保人身和财产安全。

  同时,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派出5名专家于30日前往红塔区,与指挥部共同商讨应对象群北迁相关措施。

  贵州省野生动物与森林植物管理站研究员冉景丞告诉 记者,本次野象迁移并非有意识的,“它们可能是在‘漫无目的’地寻找‘出路’”,如果野象群一直没找到栖息地,它们也有可能原路返回。

40余天400公里 云南直升机渣土车追踪堵截象群 象群为何突然迁徙?

  野象群在县城游荡,“大象在外,小象在里”

  5月30日凌晨,云南北迁的15头亚洲野象进入玉溪市红塔区大湾村附近。地图显示,大湾村位于峨山县峨峰山以北20公里左右,此前6天时间里,它们一直在玉溪市峨山县逗留。

  据峨山县相关部门介绍,这15头野象中,有成年雌象6头,雄象3头,亚成体象3头,幼象3头。

  在野象群经过之前,地方派出所会提前通知村民撤离,让他们在田间疏散,可以离村躲避,也可以藏身自家房顶或二楼。有村民为防止大象进入民宅,选择用拖拉机堵住院门。尽管如此,还是有人与野象群相遇。

  5月27日晚,野象群在峨山县城游荡其间曾走进一家车行。

  车行监控显示,它们保持着“大象在外,小象在里”的基本队形,翻越高速路从后门进入车行,大大的身躯几乎顶到车行的门檐,当时正好在车行里的老板紧急躲进一辆车内避险。

  老板王先生形容,野象走路如同货车经过,可以感受到每一步的震动,它们用鼻子把车行门前的栅栏掀翻,其中有一头野象在他面前转身而过,“当时与它就是大眼瞪小眼,我只好装死,不敢动,气都不敢喘,现在想起来都后怕。”

  在峨山县城徘徊许久后,28日下午,野象群翻越峨峰山向玉林酒厂方向行进。

  酒厂附近的路上留下了它们沉重的脚印,长至60厘米、宽约40厘米的小坑记录着它们的行动轨迹,随后这个轨迹又延伸到深山之中。

40余天400公里 云南直升机渣土车追踪堵截象群 象群为何突然迁徙?

  在上山的一小段陡坡上,本没有路的山地被野象群开垦出一条小路,笔直的路线一直通到山上,灌木丛被踏平,泥土被翻新,途中还留下了它们的粪便。

  29日晚间,野象群又走出了峨峰山,在红塔区南安哨村一水塘休整后再次出发北上,沿着山脊到达大水冲村,这里距昆明边界仅有20余公里。

  红塔区大密罗社区监委会主任施家云目睹了野象入村全过程。29日晚至30日凌晨,他一直在大水冲村负责居民安全工作,他回忆说,昨晚村里使用渣土车堵住了进出口,并用广播宣传提醒居民注意安全,并把老人和孩子转移到了安全的房屋内。

  当野象闯到村民家中时,大家都只能躲起来远远地观望。

  大水冲村一村民回忆,昨晚一头野象用脚踢开了某户村民的院门,“弓着腰、收着肚子进入屋内”,该村民房屋顶梁上还有野象背上的黄色泥巴,门口一吊灯被撞坏,院内一片狼藉。

  “水缸里养了20多条黄鳝,水缸被撞翻后黄鳝顺着水道逃走。鸡笼里面养了四只鸡,其中两只被一脚踩死,一地鸡毛。”

40余天400公里 云南直升机渣土车追踪堵截象群 象群为何突然迁徙?

  无人机红外功能夜间“跟踪”

  野象群一路向北走,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的四架无人机便一路“追赶”。

  此前报道,自5月27日中午,受玉溪市林草局邀请,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带着生命测试仪、红外观测眼镜、望远镜等前往玉溪市监控象群。

  因夜间野象群较白天更为活跃,跟踪观察难度增大。

  29日21时起,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2个无人机监测小组,利用无人机红外功能不间断地对野象群实施勘察、跟踪,及时向联合指挥部汇报野象群最新活动线索,由联合指挥部通知沿边群众及早做好撤离和防范准备,确保人身和财产安全。

  在大水冲村村民家中觅食到玉米,在村西北地区的稻田啃食过庄稼后,云南省森林消防总队无人机监测小组在30日上午监控到,野象进入玉溪市红塔区大湾村附近。

  这已经是他们执行象群监控工作的第四天。野象群需要休整,人也需要。

40余天400公里 云南直升机渣土车追踪堵截象群 象群为何突然迁徙?

  正在休息的无人机监测小组。来源:云南森林消防总队

  30日9时34分,亚洲象监测预警中心接替勘察跟踪任务,无人机小队才返回联指休息,在午餐和无人机维护检修后,他们利用现有条件,有的窝进沙发椅,有的席地而睡,短暂的休整过后,晚上他们还将继续接替象群监测任务。

  目前,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已派出5名专家前往红塔区,与当地指挥部共同商讨应对象群北迁相关措施。

  玉溪市人民政府办公室28日曾发布消息,专家分析,从野象群所处位置和近期活动特点看,有继续向北偏东迁徙的趋势。目前,未发生人员伤亡事件,下一步省林草局和相关部门将采取多种措施防止野象群北迁,助其逐步返回普洱或西双版纳原栖息地。

  有专家表示,人为展开围堵行为时,必须在确保自身安全的情况下,保证野象的安全。用麻醉枪麻醉野象后再运走的行为,是非常不可取的,不可控因素太多,可能会造成野象的报复行为。同时,目前也未有一种很好的办法解决野象的去向问题。

  贵州省野生动物与森林植物管理站研究员冉景丞提到,我们目前已经错过了野象最佳遣返时期。通过分析,野象原栖息地的面积正在减少,生存环境持续恶劣。同时因为气候变化,造成了栖息地的生态变化,种种原因促使它们选择新的栖息地,展开了这次迁徙。但是目前对于大象的准确迁徙原因并未了解,人类不应该随意对大象展开劝返行为。

40余天400公里 云南直升机渣土车追踪堵截象群 象群为何突然迁徙?

  “可能是‘漫无目的’地寻找‘出路’”

  据冉景丞介绍,本次迁移的亚洲野象共十五只,其中6只雌性,3只雄性,这种性别比例符合亚洲野象的族群特征。亚洲野象平日以小家庭的形式生活,也会在头象的带领下集结为较大的族群,本次迁移的象群便是多个小家庭组成的大族群。

  “亚洲象族内等级并不森严,没有其他物种中类似‘王’的角色。之前有一只小象走散,实际上就和家庭中的孩子不小心走失了一样,并非异常现象。”冉景丞说。

  冉景丞猜测,本次野象迁移并非有意识的,“它们可能是在‘漫无目的’地寻找‘出路’”。

  冉景丞称,野生动物对栖息地具有非常敏锐的感知,当感觉到原栖息地不再适宜生存时,便会设法改造环境或是寻求新的栖息地。人类在当地种植橡胶林、茶叶等经济作物时,变相减少了亚洲象的觅食空间,象群的迁移可能与此有关。

  “野象群一直在向北迁移,说明暂时没有找到合适的栖息地。”冉景丞提到,如果野象群一直没找到栖息地,它们也有可能原路返回。

  多年从事亚洲象种群研究的北京师范大学生态学教授张立认为,热带雨林面积缩小,导致亚洲野象离开了西双版纳家园。此外,象族不断壮大也增加了它们外出找新家的几率。云南省多位专家也曾发表论文指出热带雨林面积正在缩减,生态环境退化。

  冉景丞建议,应该以温和的方式应对亚洲象的到来。居民要避免使用激烈的行为和刺耳的声音驱赶野象群,如果需要对野象群行进路线进行干预,可以设置一定的障碍物使其改变行进方向。如果以不当方式激怒亚洲野象,很可能导致亚洲象攻击人类。

  “想要与亚洲野象和谐相处,最好的办法便是尊重野象的生活方式,为其留出生存空间,减少对其栖息地的侵占。”冉景丞说。

责任编辑:卢卫美

展开全文

为您推荐

新闻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