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饭圈”调查

海报新闻客户端 2021-06-07 11:21:21

“饭圈”调查

□ 本报记者 朱子钰

近日,A明星出演的话剧在山东上演。记者写的一篇稿件,没有对该明星进行任何褒贬,只是对参演话题进行探讨,就遭到网上粉丝的一片责难。而且,演出的主办方之一——一家全国知名的文化公司,也因为来自粉丝的压力,提出了要作者删掉网上相关文章的请求——“只要不是赞美,就可能惹来是非。”

不知不觉中,明星的粉丝群体,已经成为文化娱乐领域中的一支重要力量。

随着互联网发展和中国娱乐工业化的进程不断加速,粉丝群体已从单向追星转到深度参与造星。2015年开始,《燃烧吧少年》《明日之子》《创造101》《偶像练习生》等系列偶像养成类的综艺节目开始出现在电视台和视频网站上,粉丝经济得到了空前的发展。粉丝想送自己喜欢的偶像C位出道,就要给他们集资、团建、插旗、奶票,帮助自家偶像排名上升。在这个过程中,粉丝的创造力和行动力不断凸显,话语权开始提高,催生了新的专业名词——粉丝群体叫“饭”,他们组成的圈子叫“饭圈”。记者探访后得出结论,“饭圈”已经由追星粉丝自发组成的文娱社群逐渐发展成为有组织、专业化的利益圈层,追星也逐渐演变为一套角色分工明确、结构完整、功能完备的工业化流程。

粉丝日常

真实的“饭圈”到底是什么样子呢?记者在网上探访的诸多粉丝中,小青与小梦算是典型,其经历可以说代表了“饭圈”中人的“日常”。

26岁的小青,是易烊千玺的老粉。“那是个非常偶然的机会,朋友说有个小孩组合不错,我就去看了他们的视频。组合里面有一个男孩子的舞蹈技巧很不错,从此便‘入坑’了。”小青回忆起最初关注到易烊千玺是在2013年冬天,当时TFBOYS组合刚刚出道。并不显眼的易烊千玺熟悉多种舞蹈,除了跳舞,还会跆拳道、魔术、书法、绘画、变脸、乐器等多项技能。这个男孩多才多艺而不张扬炫耀的特性深深吸引了小青,让她成为易烊千玺的忠粉。

“一入侯门深似海”,小青每天要专门花费四个小时来追星,主要是在网上补看当天产出的物料,包括易烊千玺的视频、图片、文章等。这个男孩似乎已经覆盖到了她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,她将这种关系定义为彼此疏离的亲密关系,“追星过程中投入的感情是最宝贵的,金钱是次要的。”最让小青自豪的是能把追星事业付诸学业中,研究生阶段她主持了一项研究易烊千玺粉丝行为实践的课题——《新媒体时代粉丝参与行为研究》,获得老师和同学好评。

小梦,今年24岁,是一名在校研究生。2019年,《陈情令》的热播,让她成为肖战和王一博的粉丝。虽然和小青相比,“入坑”较晚,但在大家眼里,她是一位比较疯狂的“饭圈”女孩。

当时,王一博在湖南卫视录制综艺节目《天天向上》,为了见偶像一面,小梦专门从济南乘飞机赶到长沙,在湖南卫视大门前蹲守了五个多小时。一直到晚上,小梦才远远“在人群中看了一眼”,甚至连偶像的脸都没能看清楚。不过这对小梦来说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。

“后来觉得这种事情会给他们带来很多困扰,就不会再去了。”小梦也许对此有些难为情。但小梦的朋友告诉记者,“何止是等王一博,包括其他很多明星她都会去现场等很久。”至于她在追星上花费的时间就更多了,有时候甚至一整天都在微博上看一些物料。

对于“饭圈”中人,偶像是其精神寄托吗?当记者抛出这个问题时,答案有些出乎意料:小梦和小青的回答都是否定:“追星就是一件很简单又快乐的事情,没有那么复杂。”——付出了那么多,还仅仅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?

“饭圈”规则

“饭圈”的规则有很多,首先,“饭圈”针对不同粉丝有不同的叫法。记者好不容易才搞清了各种“行话”:唯粉是众多粉丝称呼中的一种,除此之外还有CP粉、团粉、真爱粉等,它们的分类方式也各有不同,这是“饭圈”文化的特性之一。比如,按照喜欢的人数来分,团粉代表喜欢组合内所有人、唯粉代表只喜欢一个人、CP粉是将喜欢的两位明星假想成情侣;从为偶像出力的角度来看,前线粉即专门追偶像行程的粉丝、技术粉即做视频等技术样样精通的粉丝、数据粉是为偶像投票打榜做数据的粉丝、战斗粉是掐架能力极强的粉丝,黑粉是专门抹黑、传播偶像负面消息的群体。

此外,“饭圈”中还有严格的粉丝等级制度,根据投入程度深浅来划分,散粉是初级粉丝,游离在“饭圈”边缘,参与度一般;真爱粉是核心力量,对偶像的认同程度很高,职业追星的人不在少数。比如明星后援站站长、贴吧吧主、粉丝团粉头等,他们在“饭圈”中都属于管理层,具有较高的地位,能拥有粉丝组织一定的决策权、经济权,通过各类应援活动稳固散粉、制造热点,维护粉丝团队高效有序运营。明星团队也经常和“饭圈”高层建立联系,使其为己所用。

为了了解更多消息,为偶像出力,小梦加入了多个粉丝群。当然,加入这些粉丝群和后援会都是有门槛的——如多次购买过偶像的代言产品,购买记录可以作为入群凭证;管理员会考察申请人的社交账号,比如,通过看个人微博长时间的发言来综合判断你是不是粉丝。进群后,粉头会不断地指导粉丝的各种行为,及时更新偶像的最新消息和行程。有任何风吹草动,这些大粉就会迅速组织力量进行澄清、回应和反击。

“实际上追星的规则也会有很多,这些都是实操层面的,甚至会约束你社交账号的发文形式。”小梦举了几条“饭圈”铁律,第一个就是不能“带他人”,意思是说明星个人超话中不可以带任何一位其他明星,尤其不可以带CP中的另一方,哪怕是赞美。还有要“先唯粉”:“饭圈”也是有鄙视链的,唯粉会鄙视CP粉,无论CP是男男、男女、女女。很多组合的唯粉会鄙视团粉,唯粉大过天;“爱劝删”,在微博超话发帖,要注意格式,除了主话题还要带二级话题,有的还要艾特明星,不对的话很容易被提醒删了重发等。“这些规则约束着不同群体粉丝的行为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维持追星秩序,所以粉丝都很遵守规则。”小青也深有同感。

“为爱发电”

在小青的认知里,支持偶像最好的方式便是买与他有关的杂志、周边产品、代言产品以及看他主演的电影,让偶像的各类数据变得好看,最好是比组合里的其他成员要高。“易烊千玺每上映一部电影,我都要去电影院支持10次以上。买他的杂志、photobook等加在一起大概花了6000元,还有很多代言产品,像洗发水、洗衣液等大大小小的物件,这些都没法算了。”

小梦也是身体力行为偶像出力,她在粉丝群的日常工作是参与群里组织的集体打榜、投票、公益甚至反黑活动,像阅读推广人、阿基米德歌曲榜单之类的单人投票,CP粉几乎是全员参与。粉丝就这样被凝聚起来,汇成强大的一股合力,去捍卫爱豆的一切。

为偶像花钱,也是必不可少的。“如果偶像出了专辑或者是杂志,我们是一定要给偶像冲销量的。其中站姐买得最多,基本上一次要买好几千张。”小梦口中说的站姐,一般是指为某个明星开一个网上的站子,以发图片、发消息、发行程、发周边、代购专辑等方式帮明星应援等的人。不过站姐并不会吃亏,他会卖给粉丝礼盒,从中获得收益。有报道显示,站姐售卖的礼盒内容包含明星照片、贴纸和小礼品之类。大批量生产一个套装的成本仅几十元,但其卖给粉丝的定价可能是166元、188元等。有些“饭圈”内知名的站子,每天可售上千份套装。

流量明星的运作让这些传统的产业持续焕发生机。“请一位流量明星上杂志封面,一次性就能卖出几万本。”小梦说。时尚杂志自然也不会错过商机,针对偶像团队会出几种单人封面,内容都一样,但封面不同。这些杂志放在同一平台上销售,哪个明星的销量最多,人们在潜意识中就会认为他的人气更高。粉丝后援会更是铆足了劲儿集资购买杂志——不仅数量要多,卖的速度还要快。这些都是证明偶像人气与粉丝购买力的关键因素。

如今的流量明星,大多数是互联网流量制造出来的,是粉丝用数据和金钱制造出来的,粉丝“为爱发电”的形式也更为简单粗暴。比如在选秀节目《少年之名》中,为了让李希侃C位出道,有10位粉丝提供了23万元的无利息贷款,粉丝后援会净负债15万元,这种“贷款出道”的架势让不少观众叹为观止;《青春有你》节目组鼓励粉丝以购买合作品牌牛奶的方式为偶像投票,喝不完的牛奶只能雇人倒入下水道。有网友统计,一次打投,保守估计就得倒掉27万瓶牛奶……如此走入歧途,遭到全社会声讨也就不奇怪了。

“饭圈”之战

时至今日,粉丝的影响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。从购买偶像代言的商品和有偶像出现的杂志、周边,乃至微博评论的格式措辞、点赞数量,无不闪现着粉丝团体的统筹组织和协同规划。由于明星之间会有沟通和合作,不同粉丝群体会存在接触和碰撞,不可避免地产生一些矛盾,掀起线上战争。此外,粉丝站在拥护者的立场维护偶像权利,甚至会与偶像工作室、代言商等产生摩擦。

小梦也表示,CP粉和唯粉就一直处于对立的状态。“唯粉认为CP粉是一个人爱着两个人,不会把全心全意的爱给偶像,而唯粉是独一份的爱。所以唯粉一直看不起CP粉。而且唯粉认为CP粉将两人强硬联系在一起,这就是一个吸血和捆绑的行为。”比如,明星A有一个美汁源果粒橙的代言,商家特意打造了主题商店,里面提供了定制留言板给粉丝留言。唯粉写了对A的祝福,但CP粉就cue了明星B的名字,将对两人的祝福写在一起,这就惹得唯粉很不高兴。商家感受到了唯粉的强烈反抗,便专门提出“禁止携带与A无关的应援物品”的要求。“唯粉认为B占了自家偶像的流量,CP粉认为自己作为消费者有表达自身喜好的权利,双方闹得不可开交。这场线下的冲突很快转到线上,两方就在微博上掀起了大范围的骂战。”小梦说,产生摩擦的原因,还在于两位偶像势均力敌,甚至连代言都是同类型的不同品牌,市场竞争比较明显。

但粉丝维护偶像、支持偶像也会走向反面,给偶像带来事业危机,比如2020年2月24日,因为某位写手在同人文网站AO3发布的一篇文章《下坠》,其中将某明星定位为有性别认知障碍的发廊妹,并插图其女装画像,由此引发了该明星唯粉的强烈抵制。粉丝开始进行有组织的不断投诉举报行为,最后导致全球最大同人文网站AO3被封。有报道指出“对不追星的普通网友动辄训诫教育,人肉辱骂,已经成为不少流量明星粉丝臭名远扬的标志。”这一事件也让公众对“饭圈”文化产生了深刻的思考。

实际上,粉丝的博弈无非就是希望自家偶像有一个好的名声。大多数情况下,偶像的微博下面常常涌动着粉丝齐刷刷“控评”操作出来的同一种正面的声音。而且,哪怕是对自己偶像的一丁点质疑,大部分粉丝就很难接受,必须组织力量进行“辩论”。粉丝力量日益强大,官方在进行商业行为时不得不考虑大部分粉丝需求,进行妥协。比如,A明星出演的剧目上映,部分媒体用了“A明星接替B明星出演某一角色”“A明星取代B明星出演某一角色”的表述,便惹得制作方大发雷霆。制作方认为,这会引发A明星和B明星之间的粉丝骂战,是一种非常不友好的说法。甚至,只要文章中出现了对A明星的否定看法,制作方便要强烈要求主办方动用关系联系媒体删稿。粉丝无一例外在文章下留言,表示对A明星的否定理由毫无根据,并将这篇文章定义为“吃不着葡萄就说葡萄酸”,哪怕是善意的批评都会被归为“抹黑”,偶像的舆论环境只能是一样——“零差评”。

责编:张明月

作者:朱子钰 责任编辑:李欢

展开全文

为您推荐

新闻精选